• 思念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
    发布日期:2020-07-18 00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本文转载自【微信公众号:黑子草,ID:HZC-LJW】

陪伴你的第990个夜晚.

Все мы барахтаемся в грязи, но иные из насглядят на звезды.

THE AUTHOR IS 雪使奇迹冷静

原标题:思念是一种很悬的东西

火舌舔舐着蜡烛,滴滴白色的泪顺着往下淌。如童话里小女孩手的火柴一般,光中是无常却又令人欢心鼓舞的影。

时空隧道般,在那头浮现起模糊而似水墨晕染开来的回忆。

时光真的从未离开过。

One

小时候,在外婆家的时光总是格外快活的。

每天,外公总会带我出去走走,菜场是我经常去的地方。

但我并不很喜欢去菜场,那地上总是有烂菜叶子,味道并不好闻。鱼儿们总是生龙活虎,每次我把手伸进水里总会惊得他们不高兴地甩我一身的鱼腥味。那里的人总是特别多,大爷大妈们大声讨价还价,言语盘旋在上空,挥之不去。所以我每次都会紧紧的抓住外公的手,宛若救命稻草。从菜场出来,长长的呼一口气。

我喜欢去广场玩,外婆不让,外公就偷偷带我去。

广场多是大人和小孩,有的在冒冒失失地挥着沾满肥皂泡的塑料圈,阳光流过泡泡,五色的浮光,在那轻清透明的球面上乱转。这时,旁边一群更小的小屁孩儿便呼呼啦啦的跑过去,追赶漫天颤巍巍的的薄球,都是小孩子。

街道那旁是亘古不变的吆喝声,眼眸渐渐闪起了光。

我轻轻拉扯外公的衣角,小手一指不远处的买丸子的摊贩,他立刻便知道了我的心思。

肉丸儿装在塑料杯子里,拿着一根竹签边走边串着吃,这是我独有的欢喜。这当然比追着泡泡玩儿有意思多啦,我如是想。

一杯肉丸,满杯欢喜。

小孩子是极好满足的,一杯丸子能使我一天都开朗起来。大概是心也很小,能装下的东西自然不用太多。

外公一边对我笑,一只手紧紧的拉着我过马路。

阳光笑着,从天上跌落下来。

Two

龙应台说:“幸福就是,寻常的人儿依旧。在晚餐的灯下,一样的人坐在一样的位子上,讲一样的话题。年少的仍旧叽叽喳喳谈自己的学校,年老的仍旧唠唠叨叨谈自己的假牙。”

傍晚,屋子里氤氲着简单食物的香气,热腾腾的雾霭到处兴奋地跑着,撞着,于是玻璃染上一层水雾。

一家人围坐在圆桌前,桌上总少不了一碗梅菜扣肉。

外公人挺瘦,却极爱吃肥肉。肉片儿在灯光下油光闪闪,似乎是一面镜子。那上面有我的倒影,我总是傻傻地想。

吃饭总需要点仪式感。

他总会仔细地挑选他最满意的一块,挑起,夹给我。我暗暗皱眉,趁他不注意,又偷偷放在外婆的碗里。外婆总是嗔怪他,操着一口客家话,小孩子又不吃,老是夹给他干嘛?

外公不说话,孩子似的总是笑,期冀地,大概觉得我总有一天会吃的。终究还是败给了他,仿佛被他逗笑,于是我也朝着他笑。

Three

那年冬天似乎格外冷。

南国的冬天,没有北方的白雪皑皑,也没有北方的寒风呼啸,但还是冷得出奇、冷得入骨。

不带一丝湿润,仿佛要把身体的所有温暖都抽去,只留下如干絮般散漫的冷一团一团的塞在胸肺间。

南国的冬是最安详的,也是最漫长的。

这个冬天,外公西行。而我呢,再也看不到、听不他的音容笑貌了。

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落下的病根,外公总是一直咳嗽。我问他是怎么了,他只说不打紧。外公这人吧,特老实,有事情总是自己扛,大概对妈妈和外婆也是这么说的。

后来也是过去医院的,只是那时医生说不算严重,但要在家里静养。回到家后,外公还对我开玩笑说,没骗你吧,我真没什么事......

外公怎么会骗我呢?大概是真的没事吧,我想。不会有事的。我真傻。

小时候总是调皮,出了什么事,他会第一个为我说话。

那天我心情不好,与妈妈顶嘴,她抄起鸡毛掸子要打我。还没打,我便被唬住了,只好哭着着跑进外公的房间。

他总是护着我。

那时房间没开灯,窗帘也掩了,光只好从敞开的门钻进来。他见我进来,我看见,他的眼睛闪在昏暗中了一下。

在我抽搭的哭声中,又是一阵咳嗽。

妈妈快步走进来,却是无声的,揪着我的耳朵往外走,似乎对我很生气。

他侧过身,又用手支着起了身,努力地想止住咳嗽,终还是没能成功。他朝妈妈摆摆手,示意她没关系。

妈妈瞪我一眼,出去了。咳嗽停后,他拉着我的手,轻轻地,“别哭,咱们可是男子汉,以后别教妈妈生气了......”。我点点头,带着泪痕。

他笑了,带着咳嗽。

他似乎很满意。

后来病情严重了,外公只能住进医院。经检查,肺部的癌细胞已经转移,医治的可能性极小。家里为了稳定外公的情绪,隔三两天请医生给他治疗,事先跟医生说好表现出检查认真,多说宽心话。现在看来所有的药都是无济于事的,但外公要服只得让他服,且光景一日不如一日。外婆和妈妈平常都不敢正眼看外公,怕自己不忍落泪使外公明白一切而加重病情。

我当时不懂,总能看见妈妈借故去隔壁病房抹眼泪。

她开始要求我同她一起对外公掩瞒,可我不同意,我不能骗外公,因为外公也没骗过我。妈妈就拿鸡毛掸子打我,我不躲,站着,只是红了眼圈,生生将眼泪憋回去。我执拗地认为我没错。妈妈打的一次比一次轻,后来掸子也无力握住,落下了,只是抱着我哭。

夜里,妈妈同我讲了许多,关于外公的病情,关于外公的一生,也谈到生死......我认真听着,好像听进去了,却又似非似懂。

我沉默,不再抗议。

后来外公也预感到自己不行了,却还是让妈妈扶起来一大口一大口吞下那苦涩的药面,喝完后躺下,咳嗽着。眼已红肿,不时泪流满面。他见我进来,便侧过身去,偷偷抹完眼泪才同我说话。

那天妈妈再也忍不住,大哭起来,接着全家大哭。外公反倒慰劝大家,他照例要服药,还答应我病好后每天带我去广场上买肉丸吃......

我没哭,点点头。

他是极不甘心地离开了我。没错,他是不想离开我的,他仍仍想同我一起,哪怕去广场随处走走。但我终没等到那一天。有时候真希望他是一位哲学家或基督教徒,能视生死为解脱。其时,在时光隧道的这头,想起他清楚又痛苦的逝去,使我心灵不得安宁。但惟一值得告慰的是,他最后是带着笑离开的。

后来的我会时时地想,象是我成了他,也躺在病床上,再次深深地、深深地体会这最后一次的笑。

似乎有点伤感。

时空隧道的尽头又会有什么呢?回忆的背后大概也有伤感吧。但人们不能只靠伤感活着。

原谅我自言自语的碎碎念,可那是我记忆里他的最后一次的笑。

Four

仿佛做梦一般??刚才也确是做了梦的,我努力回想起梦境,所有的情节似乎都隐没了。到头一梦,万境归空。

只剩下一个古老的,安静的,优雅的回廊。回廊里有轻浅的脚步声,一声一声从我心头踩过。这是哪?

让我再回到那个梦境吧,躺下时我这样许着愿。

果然又回到了那个回廊,步声是我自己的,千回百转才找到出口。出口处竟是那个广场,阳光落了一地。

人很多,大都是大人和小孩,嬉闹着。呼呼啦啦的,是追赶着泡泡的小孩儿。他们笑的好甜啊!漫天的光球!我还看见推着车卖肉丸的小贩,那老掉牙的吆喝声中是吱吱呀呀的车轮声......

这样也挺好。

可是他不在。

我走回回廊里,轻轻叹了口气。

「黑子草」记录你的生活

排版 / heizicao

配图 / unsplash

没有修饰的文字,纯粹的爱

本文转载自【微信公众号:黑子草,ID:HZC-LJW】

Power by DedeCms